山西晋中昔阳县大寨镇大寨村
本站网址:
29761.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光辉岁月

“三战狼窝掌”

发布时间:2015-04-01 21:53:25     阅读:633 举报
(转)1955年冬天,大寨人开始改造7条沟中最大最难治的狼窝掌沟。
治理狼窝掌沟,先后进行了3次。前2次都失败了,全村人两个冬天的苦干完全付诸东流,直到第三年又干了一个冬春才最后治服这个沟。这就是大寨创业史上最动人心魄的“三战狼窝掌”的故事。1964年2月,新华社播发了记者宋沙荫等写的长篇通讯《大寨之路》,其中对大寨人“三战狼窝掌”有精彩的描述。
狼窝掌,又称“黑老山沟”,是大寨7条山沟中最大的一条,3里长,两丈多宽,上下落差甚大,每到暴雨季节,这条沟里的山洪特大,像脱缰的野马,直扑下来,肆虐横行。所以,长长的沟里没有耕地,只有乱石滚滚,野草丛生,人迹罕至。早年间,常有野狼出没其间,故有“狼窝掌”这个名字。几十年后,1986年陈永贵病重期间交代后事,让家人把自己的骨灰撒在大寨虎头山上的梯田里,但他特别要求,千万不可撒进“狼窝掌”。可见老一辈大寨人都把那条沟看成个凶险的地方。这自然是后话了。
首战“狼窝掌”是1955年冬天,陈永贵带领全村58名劳力上了工地。天不明到工地,星星出来才回村,“一两天头顶星星”。整整干了一个冬天,直干到农历除夕才收工。春节过后,正月初三继续开工,一直干到春耕之前。一冬一春的苦干,在沟里建起25道石坝,填进几万方黄土,使昔日荒凉的大山沟,变成一层层簸箕形的梯田。开春后,新造的地里播下种子,很快出齐了苗。一眼望去,满沟绿油油的好庄稼。到了夏天,庄禾茁壮,更是喜人。可是,一场暴雨过后,山洪暴发,狼窝掌里浊浪滔天,25道大坝全部被洪水冲垮,一块块梯田和地上茂密的庄稼全被冲个干干净净!狼窝掌又成了一条烂石沟!
大寨人心痛啊!但陈永贵不服输!他走进烂石滚滚的山沟,察看那道道大坝的根基,找出被洪水冲垮的原因。
1956年秋后,他又动员、组织起全村58名劳动力,再一次走进狼窝掌。他与乡亲们一起仔细研究再战狼窝掌的新办法。洪水冲垮了坝和地,教训还在人,是工程上有缺欠。一是坝基扎得不深不牢;二是垒坝用的石块不够大,所以石坝对洪水的抗冲击力量不够。今年再动工,他们把坝基挖得深深的,采来更大块的石头,重新垒坝。同时,他们还在沟首建起一个二亩大,二丈深的小水库,拦蓄山洪,减小冲击力量。又是一个冬春的苦干,春耕前,陈永贵带领乡亲们高高兴兴干完了所有工程,撤离工地时心上说,这回可以放心了。
谁知1957年夏天的雨更大,山洪更猛。那天夜间,乌云漫天,半夜过后,一阵天崩地裂般地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虎头山上,洪水呜呜叫着冲下山来。风雨声中,只听得一阵闷响,从狼窝掌方向传来,震得大地颤动。陈永贵被雷声震醒后一直没睡,听到这声闷响,心上喊声“不好!”点上马灯就奔狼窝掌。他在雨里泥里爬上虎头山,可狼窝掌沟却没法靠近了。一沟浊流冲着土壤、石块、庄禾滚滚而下。完了!狼窝掌工程又被冲垮了!
二次失败,大寨人的心气受到了巨大打击。一些本来就不满意闸沟的人,这一下抓住了“有把烧饼”,说:“千日打柴一火烧,一冬辛苦一水漂。”有人说:“跟上你们白白吃了两冬苦,挨了两冬冻,往后守在家里闲一冬,不挣工分也不去闸这条沟了。”还有人散布流言飞语:“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水有水道,要把这么大的沟闸住,水往哪里流?”还有人说,“人不和水斗,猫不和狗斗,人有多么大本事,还能斗过龙王爷!”
在那些困难的日子里,大寨还有谁比陈永贵的压力大?他一个人默默地蹲到狼窝掌的山坡上,含着烟袋思谋:“难道就干不成了吗?”他绝不甘心失败,心上一狠:两次失败了,那就再来第三次,绝不能退却!
陈永贵决心三战狼窝掌!说起这段往事,老一辈大寨人都对陈永贵竖起大拇指说,老陈这人就是有决心。没有他,“三战狼窝掌”的事就干不成!尤其是那第三战,一般人败了两次早就灰了心不干了。这就是老陈的与众人不同之处。有人说,如果三战再败,陈永贵一定还会有四战、五战,直到最后胜利。他这人就是有这么一股子劲。
陈永贵的决心似铁。他在村里先开干部、党员会,再开社员大会。最后说服了大家,决心“三战狼窝掌”!
秋后,陈永贵带着大寨的干部群众第三次进了狼窝掌,仔细检查了每一道坝、察看了每一条支沟,摸清了毛病,找到了改正、补救办法。
1957年冬天的数九寒天里,第三次大战狼窝掌的战斗又开始了。社员们都争着要上“前线”。开工那天,全村17对夫妻一起进了沟,7户社员全家上了阵。当时,只有60多个劳力的大寨,就有70多个人出了工。
这次任务更艰巨,全沟要筑32条大坝,最高的大坝高两丈五,灌浆用的石灰就要6万斤。打坝用的石头要从山上开,要从山头上运下来。几万方土被冲走了,要一方方从别处抬过来,重新垫起来。
这样巨大的工程,当时没有任何机械可用,只能靠人的两只手、两个肩膀来完成。吃苦受累自不待言。
几年来,贾进财一直担负着最为艰苦的开山凿石头的任务。每天启明星一露头,他就背着家具上了山,严酷的冷风把他磨砺得像铁板一样的双手冻裂了,渗出的血染到了石头上,头上的汗珠也滚到石头上,汗水血水在石头上和成泥,冻成冰。社员们见了,十分感动,说:老贾,你是我们大寨的老英雄!大功臣!有朝一日你下世了,大家定要为你立个碑。贾进财却笑着说:“狼窝掌里这20多条大坝,哪条坝没有我打的石头?不都是我的碑,还用再立!”
第一生产队队长梁便良和原来的党支部书记贾来恒等4个人,在没膝的大雪里抬着沉重的大石块从山上往下走,一趟下来,不知摔了多少跤,4个人滚成雪人,却一步不停,天天超计划完成定额。
大寨人在冰天雪地里,苦干了一个冬天,终于完成了任务。狼窝掌,这条最凶暴的山沟到底被治服了!第三次治理狼窝掌的工程建成后,经受了几十年来几十次洪水,其中包括1963年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山洪的考验,仍然稳如泰山
从大战白驼沟到闸狼窝掌,整整苦干了5个冬春,大寨人在7条山沟里垒起了总长15里的180多条大坝,修下了2条盘山渠,2个小水库,3000多个鱼鳞坑、蓄水池;把300亩坡地垒成了水平梯田;把4700多块地修成了2900块,还新增加了80多亩好地。
大寨人就是这样用自己的双手,改造了穷山恶水,改造了虎头山的七沟八梁一面坡。从1953年到1962年间,大寨人把200亩山梁地大部分围起二尺高的地埂,400亩坡地修起道道堰,变成水平梯田。7条沟里全打出道道石坝,造出80亩好地。基本条件的改善,促使全村粮食生产不断提高。平均亩产从130斤上升到770斤。这期间向国家卖粮食170万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