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昔阳县大寨镇大寨村
本站网址:
29761.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趣事

散文 姥爷

发布时间:2014-12-16 18:41:22     阅读:402 举报
他一辈子嗜烟、好酒、喜赌且匪气十足。他的一生与几个女人之间有着纠缠不清的恩怨情仇。
我点了三支大中华烟插在了坟前的黄土里,心也随着袅袅青烟飘荡。也许是他一生吞云吐雾的缘由吧,他的故事也是如此的云遮雾罩。能人、负心汉、支前模范、军属、烈属荣辱功过各种评说。他生前没有抽过大中华,他用烟袋锅抽了一辈子小叶烟。这种山里的旱烟山味极浓,像他一样有着特别的山野习性。坟茔淹没在了长势茂盛的庄稼地里不易被人发现,这小小的坟茔在广袤的黄土地上显得那样的渺小,渺小的就像沧海一粟。我凭着儿时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努力地搜寻着他生前的点点滴滴。
他名叫刘荣,子顺山。生于1905年,卒于1982年,终年77岁。他祖籍是河北省宁晋县南丁曹村。他三岁那年,宁晋 发大水。他和两岁的妹妹坐着父亲挑着的箩筐,从河北逃荒来到了山西。他父母一路要饭先是逃到了昔阳的丁峪,而后又落脚到了一个叫算盘庄的大山里。
算盘庄是处于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沟,经常有野兽出没。他的童年是在大山里度过的。那时候,他唯一的朋友就是一头结实的老牛。一个冬日傍晚,寒风凛冽。大山里草木萧条一片荒凉。他牵着老牛走在寂静的山谷。突然,远处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声,这刺耳的吼声划破了天空。两只凶猛的猎豹从山坡上直冲而下,紧紧追随在老牛身后,他一扭头惊呆了。说时迟那时快,他不顾一切顺手捡起一根木棍劈头盖脑朝着猎豹身上打去,猎豹一个猛子把他扑在了地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受到了惊吓的老牛发了疯似的与凶猛的猎豹厮打在了一起,猎豹似乎没遇到过这样的庞然大物,一番激烈的搏斗后,猎豹仓皇逃串。
那天晚上他回到家里时,老牛和他满身大汗。他气喘吁吁惊魂未定。那头他心爱的老牛也疲惫地卧在了地上嘴里直喘着粗气。他的父亲疑惑不解再三询问,倔强的他就是一言不发。
那年他才是个六岁的孩子。从小就没有他害怕的事,没有他不敢做的事。这种野性除了父母的遗传基因外,也许就是大山对他的恩赐吧。山里的孩子心爱山,从小生长在山里边。大山的甘泉哺育了他,大山的灵气保佑了他。大山养育了他,也赋予了他大山的灵气和大山的胸怀与气魄。也许因为从小与牛为伴,他的一生和家畜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他十二岁时,开始养鸡。春天的算盘庄蓝天白云,空气里弥漫着青草的芳香,漫山的野花竞相开放。山坡上山洼里,鸡吃的是中草药喝的是山泉水,它们过的是自由开放的生活,没有围栏没有鸡舍,整个大山就是它们的家,刨个小坑就是它们下蛋的窝。他每天的活儿就是挎着篮子捡鸡蛋。有时候,他一天能捡好几筐鸡蛋。他的父亲是养种庄稼的一把好手。遇上好年景,玉米、红薯、山药蛋吃也吃不完。生活有着落了,年少的他心儿就像大山里的天空一样,对大山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和向往。
十七岁那年,他走出了大山去外面闯荡世界。
他八二的个头,仪表堂堂。浓眉下一双犀利的双眼仿佛看穿了整个世界,极具雕塑感的鼻子像大师刻刀下的一副杰作,那挺拔的鼻线让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又显得格外的英俊。他的嘴唇时常紧闭着,看上去一脸的严肃。照今天的话说,他年轻时绝对是一个非常酷的冷面小生。在我的记忆中,他到老都是腰板直直的,穿着打扮什么时候都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绑腿和布鞋边什么时候都是白白的。
从算盘庄大山走出,他先来到东冶头古镇,而后又下平定到阳泉。宁夏,甘肃,大西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贩卖牲口,跑买卖,搞运输,他与骡马打了一辈子交道。不论什么样的烈马犟驴,只要到了他的手里都会被他训得服服帖帖。他没学过兽医,可是他对牲口的年龄及病情一眼就能瞅出个八九分。他的精明强干在方圆几十里是很有名的,如果在当今的时代,他一定是个商界高手。
他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婚后生有一男一女。可惜,他是个命里无儿的命,儿子新婚不久当兵就牺牲在了战场。一夜之间,家里只留下了清一色的女人们了。妻子、儿媳妇、女儿、孙女。他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他盘算着年纪轻轻的儿媳妇会携女改嫁,唯一的女儿迟早要嫁人。于是,他做出了休妻的决定。他想让这个家里的女人们腾开地方再娶他心爱的女人进门重组家庭。然而,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家里的女人们柔弱外表下却有着如此刚烈的性格。妻子坚决不离婚,儿媳妇坚决不改嫁,女儿,孙女坚决站在自己母亲一面不离这个家。儿子牺牲在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后,这个看似平静的农家从此就上演了一部没有硝烟的家庭斗争戏。戏剧的结局是他另立门户,没有办成离婚手续。他是个敢作敢为的人,他一生的感情经历也是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的。他舍弃了亲情,成全了自己。他一生的情感失去了很多但是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30多年来,他与妻子、儿媳、女儿、孙女之间的关系始终是剪不断理还乱。他与妻子没有离婚,从法律上讲他们是合法的夫妻,然而他们却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他与女儿孙女血脉相连,却相见不相认。他不可理喻自己的儿媳妇年轻守寡一生不离刘家门。30多年来,他与家里的女人们始终充满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恨交加的复杂的感情纠葛。
1972年初夏,在母亲的再三邀请下他终于来了一次太原,他在太原小住几日便匆匆返回了昔阳。那是他与我们一家唯一的一次家庭聚会,也是他与他的结发妻子分手后的唯一的一次会面。那时候我十二岁,对于大人们之间的事情还不太清楚,尤其是对人世间的恩怨情仇还不甚了了。我不知道他与妻子见面后是否说话了没有更不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些什么。我知道他是我的亲姥爷,我只知道他来了我们就可以多吃几顿好吃的。我很喜欢他,他见到我和弟弟也很亲热。打我记事起,我每次回老家都要去他家看望他。他盘着腿坐在土炕上慢悠悠地喝着烧酒的样子至今我还记忆犹新。他每次看到我和弟弟时脸上总会流露出稍稍的兴奋,他总会从老式的对襟外套内的口袋里掏出几毛钱让我和弟弟去买些好吃的。他比较喜欢有些淘气的弟弟,他认为我老实听话将来不会有太大的出息。吃饭时,他让我和弟弟学着他的样子盘腿坐在土炕上陪他喝酒,弟弟喝了一口满脸通红,我看着弟弟难受的样子连连摆手拒绝。他笑着说;“男人就得有个男人样,没事,学着喝吧。”他是个很有男子汉气概男人,他希望他的外甥们一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人是一种有感情的高级动物,世界上最复杂的事情莫过于就是人的感情了。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此身。有你有我有他就会有情,有情就会有烦恼,有烦恼就会有是是非非,有是非就会有痛苦。他一辈子没有在庄稼地里受苦,他几乎顿顿饭菜有酒,人们说他好活了一辈子。可他会不会因情受苦呢?我不知道他一生的感情经历是圆满还是失败?我不明白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无法想象他临终前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一种认识?他是个非常要强的男人,他的喜怒哀乐不会轻易的表露在脸上。一切的一起只有他的内心知道。
他在众人的眼里是个精明强干的人,他在政府人员的眼里是支前模范和光荣的烈属,他在许多女人眼里是个充满魅力的男人,然而他高大的形象在家中三代女人眼里却黯然失色。
农历的七月正是盛夏的季节。远远望去一座座群山披上了一层翠绿的色彩,浩瀚无边的蓝天上一朵朵的白云缓缓地流动着,阵阵风儿吹过让人们清爽了许多。此时,在这个纯净的田野里,仿佛在遥远的天边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在注视着我,那双眼睛流露着欣慰。如今,一切往事成空。他与家人的一切纠葛早已随风而散了。他的结发妻子、唯一的儿子、唯一的女儿灵魂都已飘散在了遥远的天边。我在这纯净的田野里仰望天空默默祈祷着;“我希望你们在天边相聚消除所有的隔阂,相亲相爱和睦相处。因为你们毕竟是一家人。”

【2】传说中的老姑

姥爷的两个妹妹是当地有名的美人,姐妹俩人由父母包办都嫁给了当地富人家做了二房。曾姥爷用两个女儿的彩礼还有自己的一些积蓄购置了东冶头村红土沟的一座小院,从此,姥爷一家人走出了大山在东冶头安家落户了。姥爷的一生对他的两个妹妹也充满了愧疚与感恩之情。

姥爷的大妹妹是母亲的大姑也是我的老姑。老姑年方十六嫁给了昔阳三教河张姓地主,生育两男三女。老姑嫁入张家时前房孩子的年龄与老姑同龄。老姑在 张家没有掌握财权,只是承担了伺候家人生儿育女的义务和责任。解放前夕,昔阳是革命老区,土地改革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极左路线思潮也蔓延了整个昔阳。土改高潮时,老姑的丈夫已经去世,老姑便成了替罪羊。老姑连现大洋的面也没见过,整天埋头做家务,充其量就是个佣人的角色,可在那时候她却成了地主的代表人物。老姑白天做完了佣人的活计,晚上还得以地主婆的身份接受批斗。老姑是一个恪守三从四德的本分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常年关在四堵围墙里每日重复着做不完的家务,在她看来女人就应该学会逆来顺受和忍辱负重,她把女人的贞洁视作女人的生命。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却被当做了妖魔鬼怪隔三差五被拉出去游街示众挨批挨斗,她常被批得披头散发,她常被斗得遍体鳞伤血肉模

                                                                                                                          作者      太原昔阳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