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昔阳县大寨镇大寨村
本站网址:
29761.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大寨文化

昔阳沧桑-----王健

发布时间:2018-01-15 23:09:50     阅读:182 举报

 封闭与开放两大背景下形成的文化差异远不像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文化差异相对容易融合。封闭既囚禁人的思想,也阻碍着人的目光。他们必然在创造文化的过程中,受到自身文化的限制。

  一只大红灯笼不仅把祁县乔家大院挂在世人面前,也把晋商的历史和晋商文化高高地挑了起来。南两家最早撑起晋商文化的天空。到山西来的人,总要到灵石的王家和祁县的乔家看看。

  灵石的王家祠堂前,是用汉白玉树立起来的石牌楼,三门四柱,拱斗挑檐,雕刻精美,气势恢弘。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楹联上的落款被凿掉了,那是王氏先祖的名字。事情缘于王家后人衰落到变买家产的地步,最后把祖祠堂也买掉了,实在羞于面对祖宗,便干脆连王字也不要了。白银铺路/黄金砌墙/红木画柱/紫檀雕梁/从窗外瞧窗里的故事/精彩的是谢幕的一章/纵有三百年的基业,祖宗的祠堂不再姓王。这是一位诗人在离开灵石王家大院时发出的感慨。

  事实上我们也应该研究昔阳的王家乔家。昔阳东寨的王家,也是一座城堡式的庄园,下为窑洞,上为绣楼,四合院落,层层迭起;而乔家则在大明王朝三代为官,具有乔家三卿之称。在乔毅、乔凤、乔宇祖孙三代中,乔宇最有代表,影响深远。乔宇之祖父乔毅,在明朝曾任工部右侍郎;乔宇之父乔凤,在明朝曾任兵部职方司职;乔宇为明朝吏部尚书加授国柱、少保、太子太保。乔宇17岁中举人,21岁中进士,从此踏上仕途。在任吏部文选司郎中时手中掌握内外大小官员任免铨选大权,地位显赫,但他为人正直,总是谢绝来往宾客,戒教至亲不及公事;任光禄寺正卿时,直谏时弊,力主勤俭;任户部侍郎时清廉自守,不染尘垢;任兵部尚书时,整肃军纪,平叛内乱;一生著作颇多,有《乔庄简公文集》留存于世。

  看过晋中王家大院,再到昔阳的王家看看,我们会很自然地发现,灵石王家和昔阳王家规模宏大的建筑城堡选址在山阳之地,临水之旁;布局特点都是以四合式院落为单位,以地势而起,步步登高;建筑风格又都是下为窑洞,上为瓦房,窑洞宽敞,入深则较浅。两个王家大院相似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使我们不免产生一种莫名的好奇。

  从整体规模上看,昔阳王家比灵石王家小了许多,研究晋商和王家史的人都清楚,汾河流域的庄园和庄园文化,所形成的经济基础并不是从农业而来,而是从商业而来,有的资本原本就是官银!

  昔阳东寨王家庄园、车寺李家庄园、南关宋家庄园的建设资本,都来自农业。他们靠土地积累资本,再由资本屯集土地,出租土地收取租金,利用租金建设宅院。运用西方哲人马克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看待昔阳大院的规模相对于晋中盆地的大院小,形成不同于汾河流域并具有野性的文化,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文化反映着一种心态,心态又受某种传统的思想影响。

  站在虎头山,眼望全世界。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站在太行山巅的昔阳,站在虎头山上的昔阳人,还是迷惑地仰望着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

  据说,也是在八十年代,登上天安门城楼的一位企业家,看到长安大街急驰而过的车流中,属于中国制造的汽车不到百分之十。这位汽车制造厂的厂长掉下了眼泪。

  昔阳人看到的是什么?

  在历史上,昔阳曾两次批量地派出干部,一次是解放初期派出的南下干部,一次便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派出的县级干部。在第一批派出的干部中,有曾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马兴元,天津市委书记的赵武成等等。戎马横戈的时代,也给了他们一个缔造历史的平台。而在七十年代派出的那批干部,没有多久又成批地返回昔阳。在这一批干部中,有省部级干部,地厅级干部,最低级别的也是县处级啊。他们是带着一腔热情出去的,他们做了他们能够做的一切;他们又是带着遗憾回来,社会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却无力改变社会发展的轨迹。

  他们返回昔阳,从更为深层次分析,还是农耕文化的影响,因为他们人出去了,他们的视野盯着的还是土地,只是土地的位置不在昔阳罢了。

网友评论: